高考特殊類型招生成腐敗重災區?——從蔡榮生案透視“特招”腐敗
  新華網南京6月8日電(記者凌軍輝、楊洋)今年高考前夕,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長蔡榮生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。經查,蔡榮生在學校特殊類型招生過程中為考生提供幫助,收受賄賂1000餘萬元。
  蔡榮生案背後隱藏的高考招生腐敗牽動公眾的神經,高考特殊類型招生暗藏哪些腐敗環節?如何杜絕“特招”腐敗?
  “點招”、藝考、補錄,“特招”腐敗幾何?
  蔡榮生案揭開了“特招”腐敗的冰山一角。梳理近年來的高招腐敗案件,招生黑幕觸目驚心。
  2010年,吉林省教育廳原副廳長、省政府教育督導團總督學於興昌在學生擇校、考試錄取、調換專業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,多次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財物共計953萬元,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;2012年,遼寧省招辦兩名幹部因涉嫌收受巨額賄賂,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;幾年前,湖南省也曝出教育考試院監察處原副處長譚博文等,將69名未上線考生“弄進”大學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自主招生、藝術類招生及補錄已經成為“特招”腐敗的重災區,嚴重危害教育公平。
  自主招生淪為“點招”通道。儘管教育部已經明令禁止“點招”,高校也對“點招”避而不談,但記者調查得知,一些高校仍然會留出少量機動招生名額,對教職工子女、“校董”子女等實行特殊錄取。“教職工子女只要達到本一線就可以錄取,還可以根據相應的分數挑選專業。”東部一所本科院校教師告訴記者,只要是學校正式職工,其第一代直系親屬高考時報考本校都可以享受招生優惠政策。
  “校董”是“點招”的另一受益者。在一些高校,每人每年給高校捐資便可成為“校董”,獲得相應的“點招”指標。一企業主告訴記者,他是某知名高校的“校董”,每年向這所高校捐助100萬元,作為“回報”,每年學校招生時就會給一個“點招”指標。“這個名額可以給自己的孩子、親屬用,也可以送給生意合作伙伴或者有所求的官員。”
  藝術類招生專業性強,存在“自由發揮”空間。今年兩會期間,全國人大代表、華中農業大學校長鄧秀新談到“藝考”時說:“只要事先買通考官,現場隨便畫一筆,就能被稱作大師之作,外行人根本看不懂。”一位藝考生家長表示:“藝考基本是學校想要誰就是誰,不過費用不低,光打通關係就得十幾萬元。”
  補錄環節藏“暗箱操作”。一位高校招生辦工作人員透露,每年高考錄取結束後,由於招生指標未完成、被錄取考生放棄等原因,一些高校會通過補錄完成招生計劃,由於信息不對稱、監管不夠嚴,補錄成為權錢交易的另一個重災區。北方一所大學藝術系主任告訴記者,補錄時將錄取線下浮3分至5分,考生每下浮1分錄取,收取1萬元,但不是所有的學生都有這個機會,一般是有關係、有錢的才能被錄取。
  權力缺乏監督,尋租滋生腐敗
  蔡榮生案引發了社會對於特殊類型招生公信力的質疑。一些教育專家和家長認為,高校自身的趨利性,特殊招生的不公開,行政權力的介入,監管機制的缺失等因素直接造成高招腐敗。
  “少數考生可通過自主招生錄取,部分考生可獲得補錄的名額,個別人才有機會調換專業……”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王烽認為,由於缺乏監督,高校擁有的權利變成了某些人手中特權,成為滋生高招腐敗的土壤。
  “特招”腐敗的本質是權力尋租。某高校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前幾年,學校每年“點招”收費都在1000萬元以上,已經成為教師福利和學校發展經費的重要來源。一些高校也不得不留一部分“點招”指標,以應對來自上級領導以及對學校有重大貢獻的各界人士的壓力。
 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,以行政力量為主導的自主招生模式下,想要阻止權力尋租並不容易。從最初的材料審核、初試、覆試再到最後的公示,這些環節中如果行政力量干預學術力量公正選拔,難免會加大權力尋租的空間和可能。
  監管缺失也為“特招”腐敗打開方便大門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透露,不少學校內部決策沒有民主決策,教授委員會和學術委員會往往淪為擺設,招生指標成為少數人權力尋租的資源。
  破除制度弊端,加強外部監督
  2014年高考前夕,教育部發佈《關於做好2014年普通高校招生考試執法監察工作的通知》,著力加強對招生權力的制約,重申嚴禁出台含有違規“點招”錄取等與國家招生政策相違背的招生辦法,對於複查中不達標或通過“點招”等途徑違規錄取的學生,一律不予學籍註冊。
  “特殊領域的高招腐敗嚴重侵害了大多數考生的合法權益,破壞了高考招生的公平公正,為教育領域腐敗提供溫床。”南京師範大學教科院副教授殷飛認為,教育公平是社會公平的基石,一定要堅守這條底線,這是教育的職責和意義所在。
  “特招”腐敗如同毒瘤,需要猛藥醫治,陽光公開是良方。儲朝暉說:“要通過制度約束行政權力,不能讓行政權力在灰色的空間運行。”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宋乃慶也表示,要健全各項權力制約和監督制度,通過加強制度建設、嚴格管理,做到防微杜漸、取信社會。
  杜絕高招腐敗,還需致力改革,破處制度弊端。殷飛認為,高考改革即將從“單兵突進”進入“全面突圍”的新階段,這不僅要求國家加強頂層設計,更需要各地勇於“趟地雷”,向既得利益群體開刀。
  一些教育界人士和專家認為,包括自主招生在內的單項改革很難根除當前高考制度的弊端。今後,高考制度改革要堅持系統思維,在探索招考適度分離的基礎上,全面統籌推進社會化考試、學生綜合評價、高校多元錄取等一系列改革舉措。
(編輯:SN022)
創作者介紹

1501

ju38july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