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任美國防長的中國行
  哈格爾在“遼寧號”航母上參觀了兩個小時,參觀了艦上的醫療設施、生活區、飛行控制站、領航室和艦橋。還在飛行甲板上走了走,參觀了發射站和直升機降落站以及阻攔索。訪問結束前,哈格爾在餐廳與中國年輕軍官們邊吃邊聊。
  刁煒
  “哈格爾部長近期在美國與東盟國防部長非正式會晤和訪日期間,發表了一些言論,中國人民是不滿意的。”4月8日,在與到訪北京的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會談時,中央軍委副主席範長龍直言不諱地指出。
  哈格爾則辯稱:“我本人沒有為日本、菲律賓撐腰打氣……”
  在哈格爾這次造訪中國前,他的三位前任也分別到訪過中國,即2005年拉姆斯菲爾德、2007年和2011年蓋茨、2012年帕內塔。10年內,美國四位防長共五次訪華,他們來中國看了些什麼?他們的軌跡又折射出中美兩國、兩軍關係的哪些深層次問題?
  開放“機密”
  美國防長來到中國,中方安排其行程本著三條基本原則,一是對等原則,二是體現誠意,三是富有中國特色。
  這三條在此次哈格爾訪華行程中就得到了充分顯現。哈格爾訪華的首站是在青島,重頭戲就是參觀中國第一艘也是目前唯一一艘航母“遼寧號”。他也成為站上中國航母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,體現出中方加強交流與增進互信的誠意與自信。
  據一位隨訪的美國國防部官員透露,參觀持續了約兩個小時,首先由“遼寧號”指揮官介紹了航母的簡要情況、性能以及任務安排。這位官員說,介紹者很棒,他們鼓勵提問。哈格爾與美國駐華大使博卡斯等人都提了問題。
  這位官員說:“情況介紹大約30分鐘,然後我們參觀了艦上的醫療設施、生活區、飛行控制站、領航室和艦橋。”
  哈格爾一行還在飛行甲板上走了走,參觀了發射站和直升機降落站以及阻攔索。
  隨訪的官員介紹說,“遼寧號”航母非常整潔,乘員不僅機敏,而且熟悉情況。“哈格爾參觀的每個崗位上的水兵都很清楚自己的職責及其重要性,以及如何向部長介紹。”
  訪問結束前,哈格爾在餐廳與中國年輕軍官們邊吃邊聊。哈格爾表示,自己很高興登上“遼寧號”航母,該艦官兵的職業素養和整潔艦容令他“印象深刻”。在第二天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常萬全會談時,哈格爾也對中方的安排表示感謝。
  與哈格爾類似,2005年訪華的拉姆斯菲爾德也曾搶了個第一。據美國福克斯新聞網報道,中方當時同意向拉姆斯菲爾德開放“位於北京海澱區清河鎮的戰略火箭軍(註:即二炮)總部”,他也成為第一位近距離接觸“中國戰略核反擊力量神經中樞”的外賓。
 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道,在當時的參觀中,一名解放軍大校利用幻燈片,向到訪的拉姆斯菲爾德做了有關二炮指揮體制、武器存儲和部隊訓練的情況介紹。
  或許是感受到了中方的誠意,拉姆斯菲爾德後來告訴外媒,雖然參觀北京西山地下指揮中心的要求遭到拒絕,但他“此行無憾”。
  2011年元月,第二次赴華訪問的美國國防部長蓋茨也獲准進入二炮司令部參觀。不過2011年1月11日下午,在中國領導人會見蓋茨前兩小時,網上傳出了殲-20隱形戰鬥機在成都首次試飛的照片。在後來的回憶錄中,蓋茨宣稱中國殲-20試飛是對他“最大的侮辱”。
  與蓋茨的鬱郁寡歡不同,帕內塔2012年的中國之旅還是比較愉快的。按原計劃,帕內塔的訪華日程只有兩天,後來卻擴展到四天。據悉,這主要是為了讓他有時間到青島北海艦隊參觀訪問,作為對美國安排中國軍方領導人造訪聖迭戈海軍基地的回應。
  作為中國海軍北海艦隊司令部所在地,青島海軍基地此前還從未向美高層敞開過大門,此舉因此被外界視作中美增進軍事關係、增加軍事透明度的又一標誌性事件。據美國國防部網站介紹,當時在青島的海軍基地,帕內塔一行參觀了剛執行完亞丁灣護航任務、擁有172名艦員的“煙臺”號護衛艦,以及擁有55名艇員、舷號為197的常規動力潛艇。
  參觀交流之道
  作為大國首都,北京軍政名校雲集,名勝古跡眾多,美國防長們在與中國高層會談磋商後,也喜歡與中國軍官乃至士兵有所接觸。當然,難得來一次中國的他們,也往往安排時間去中國的標誌性景點走走看看。
  拉姆斯菲爾德2005年訪華時,還參觀了“神舟”六號飛行控制中心、中央黨校和軍事科學院(以下簡稱軍科)。當他在軍科發表演講後,一名中國軍官站起來,用流利的英文發問:“中國軍隊的發展只是為了滿足國家安全利益需求,美軍為何如此擔心……”
  第二天,美聯社等外媒紛紛發表文章,描述“中國軍官挑戰美防長”。而這名和拉姆斯菲爾德正面“交鋒”的中國軍官,就是曾參與歷次國防白皮書撰寫的軍科國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舟。有意思的是,拉氏訪華前的2005年6月,陳舟就在新加坡參加會議時,向媒體反駁過拉姆斯菲爾德的“中國軍事威脅論”:“美國軍費占世界首位,有何資格指責中國?”
  辭行前,拉姆斯菲爾德還到頤和園參觀游覽,中國皇家園林的大氣和風華,令拉姆斯菲爾德流連忘返。2005年11月3日,已回國的拉姆斯菲爾德通過美駐華使館,向中方發來《致北京人民的公開信》。信中,他向“神舟”六號載人航天飛行成功表示祝賀,並盛贊“美麗的頤和園”讓他“領略了中國的非凡歷史”。
  相比前任的一路好心情,蓋茨2011年在他訪華的最後一站——慕田峪長城溜達時,卻神色凝重,若有所思。
  蓋茨的繼任者、老成持重的帕內塔則很會“深入基層”。2012年在裝甲兵工程學院演講時,帕內塔對中方安排他參觀該軍校深表感謝,稱“這對我而言是一項特殊禮遇……因為讓我回憶起在大學時參加的美國陸軍後備軍官訓練項目”。當被問及對中國軍隊的印象時,帕內塔看著臺下寂靜無聲、整齊劃一的綠色方陣,表示中國軍隊的嚴明紀律令他“印象深刻”。
  中午,帕內塔還體驗了一下中國軍校的伙食水平。中方並未給他吃小竈,帕內塔自己端著餐盤,在學員食堂親自挑選飯菜。他吃得比較簡單,一碗牛肉麵、一小份素炒西蘭花和兩小份葷菜,外帶幾顆聖女果。在記者招待會上,帕內塔坦言通過與裝甲兵工程學院學員們的直接交流,發現中國年輕軍官對中美關係的意義認識很深刻,他為此感到“振奮”。
  此次,哈格爾也在位於昌平的士官學校和學生們共進了一頓午餐,他點了宮爆雞丁、西蘭花和水餃。而在此前,哈格爾表示,士兵是中美雙方各自軍隊的脊梁骨。
  不同背景的訪問
  在過去的四任美國防長中,拉姆斯菲爾德的中國之行可謂“姍姍來遲”,因為從2000年7月上一任美國防長科恩訪華算起,五角大樓的“掌門”已有近5年時間,未曾造訪大洋彼岸的“同行兼對手”。
  拉姆斯菲爾德何以上任5載都未曾訪華呢?有分析稱,拉氏素來視中國為美最大遏制對象,以前不來是因為覺得“沒必要”。雖然在小布什總統責令下,他邁出了“突破性的一步”,但2005年在訪華途中,他還在飛機上批評中方“瞞報軍事預算”。
  訪華前故意營造不和諧氣氛,在美國高官中,拉氏此舉可謂絕無僅有。但中方並未因此降低對他的禮遇,不但向他敞開二炮總部大門,還重申“中國核武不瞄準任何國家,中國仍然堅守不率先使用核武的承諾”。中方的自信透明與有理有節,讓這個以“鷹派”著稱的倔老頭也不得不承認,中國軍隊發展、改善武器裝備、進行現代化建設是正常的,他對此表示理解。
  相比拉姆斯菲爾德的“不願來”,蓋茨卻是“欲訪華而不得”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曾報道說,蓋茨在2010年曾期望第二次訪問中國。當年6月2日,蓋茨原定在新加坡出席亞洲安全大會後轉往中國,中方表示“時機不宜”,令他的訪華行程泡湯。原因是,由於2010年美國連續對台軍售等問題,中美關係遇冷。
  有媒體評論說,蓋茨2011年初訪華的時機,正值中美兩國試圖修複關係之際,雖然他釋放出了中美關係“回暖”的積極信號,但兩國軍事關係敏感脆弱,不能寄望於一次訪問解決所有問題。從蓋茨之後的言行來看,此言不虛。
  到2012年帕內塔訪華時,中美兩軍關係已呈現出較好發展勢頭。或許正因如此,帕內塔才會在中日關係因釣魚島問題急劇惡化之際,自封“調停人”到中國訪問。
  雖然在北京,帕內塔又是宣稱美國不會坐視日本“為所欲為”,又是強調“我瞭解歷史,瞭解痛苦,瞭解(日本給中國造成的)這種很深的創傷”,但作為美國利益代言人,他的底線很明確,即按照《美日安保條約》規定,美國有義務捍衛日本安全。而訪華前,他在東京宣佈美國將在日本部署第二套遠程預警雷達,加強美日安全同盟對朝鮮局勢的監測和掌控能力。但外媒指出,這實際上不單針對朝鮮,也將中國作為遏制對象。
  至於這次訪華的新任美防長哈格爾,乾脆板起面孔,在日本期間就以罕見的強硬姿態對中國發出警告,提醒中國不能通過“暴力、脅迫和恐嚇來侵犯他國領土尊嚴與國家主權”,他甚至把中國的所謂“野心”與俄羅斯控制克裡米亞的舉動相提並論,還宣佈嚮日本增派用於導彈防禦的“宙斯盾”艦。
  於是,一場正面交鋒發生了。
  4月8日上午,在八一大樓會見哈格爾時,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常萬全強調,領土主權是中國的核心利益,在領土領海問題上中方不會妥協、不會退讓、不會交易,更不允許受到一絲一毫的侵犯。
  下午,還是在八一大樓,中央軍委副主席範長龍對哈格爾表示,哈格爾部長近期在美國與東盟國防部長非正式會晤和訪日期間,發表了一些言論,中國人民是不滿意的。中方希望美國站在負責任大國的高度,多做有利於地區穩定和兩國兩軍友好發展的事。
  哈格爾則感謝範長龍的直言和坦率。他表示,美國在涉及主權爭議問題上不持立場,希望有關各方通過外交手段和平解決爭議,他本人也沒有為日、菲撐腰打氣,而是希望各方通過合作,維護地區安全與穩定。
  哈格爾訪華如何能不虛此行?在一些專家看來,在全球化的今天,美國已經不可能僅憑一己之力稱霸。中美兩國在眾多領域的合作已經趨向深入,任何一方的不智之舉都是既損人、又害己,美國不應一味擠壓中國的戰略空間。
(編輯:SN089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38julyqx 的頭像
ju38julyqx

1501

ju38julyq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